全球留遊學新聞

在鼎鼎大名的日籍航空公司當空姐,日文一定很好?──其實,我根本不會說日語,只是背熟台詞!

每每和別人聊到自己在日本的航空公司當空姐時,對方的反應絕對是:「哇,那妳日文一定很好!」我都會在人家剛說話的時候,準確地苦笑出聲,以示該有的羞愧。因為說實話,我根本不會講日文!
 

「咦,不會講日文,那妳怎麼工作?要怎麼跟客人、同事溝通? 怎麼可能每天上班都不講日文?不是日本的航空公司嗎?」在得知我原來是金玉其外的日文大廢物後,對方總會這樣驚呼,而我都莫名興奮又大言不慚地向他解說:「我在飛機上都背日文台詞呀!如果乘客的需求不在劇本裡,我沒有背過的話,我就會叫日本同事來處理了!」
 

沒有錯,「我請日本同事來幫忙您」,這句日文台詞我也背得滾瓜爛熟,深怕自己不小心多學會什麼新的日語會話似的。
 

日商航空的日語服務速成訓練

其實,招募面試全程以英文完成,而在我們到日本受訓後的一開始,公司有安排日文課,所以整段「成為日籍航空的台灣空姐」的訓練流程是「學日文、練服務、懂飛安」。
 

那為期 3 個禮拜的日文課都上些什麼呢?首先,我們會先由兩位日籍老師帶領,進行發音練習,從平假名到片假名。一兩天後,馬上開啟動詞、介系詞、相對位置形容詞的滾筒式練習,我本來也只會講「口尼吉哇」,想不到過個週末,就開始要默寫出天氣、心情、時間之類的基本問候語。
 

開胃小點般的小考結束後,老師就笑咪咪地用整疊服務流程台詞砸我們的臉,宣布進入「機上日文劇本」地獄,這地獄入口還能給你選是要英文字母拼音款,還是平假名拼音版本。整整 3 週把我們當語言奇才在教,進度快到我會怕。
 

最後幾堂日文課中,班級裡的移動式長桌被推到教室四周,緊挨牆面。老師會要求大家用一般的會議室座椅排成一列列,在空曠的教室中間,模擬機艙服務情景。四、五人坐定位,演繹乘客點餐,一人則推著帶滾輪的椅子當作在推餐車,扮家家酒似地用學進腦子裡的日文服務台詞,和「乘客」互動。
 

假空姐會牙牙學語般問坐著的同事:「林桑,請問今天想喝什麼飲料呢?我們有白酒、礦泉水、可樂。」而假乘客通常會照劇本回道:「我要威士忌。」因為「威士忌」所需延續的服務台詞超多,受訓時的大家,為了能成功結業穿上空姐制服,通常都甘願練習更多。
 

生死攸關的時刻,英日雙聲道!

至於最關鍵的「緊急逃生」的日文呢?海外空服員基本上只會背熟迫降口訣的英、日文,和日籍空服員無異,因為緊急事故發生時,全體空服員的第一反應會是聽從指令、完成公司規定的標準作業流程,沒有例外,連疏散旅客的台詞都是既定的,因為救人的說詞表達必須絕對精準!
 

平平都是在海面上打開逃生機門,並讓逃生艇確實充飽氣,接續的指令是「到船上」還是「跳進海」,都會因艙門、航線種類而有嚴格指派;又如果是跳進海,要用幾個日文字、英文詞講完,全得照守則喊,不能隨便亂講。
 

除了一致性極高的救生指令需要穩住節奏,完成日英雙聲道之外,有些操作設備上的自誦型口訣,例如飛機墜落後,推開機艙門前一系列的安全檢查與逃生判斷,海外空服員學的則是成套的英文,所以重要時刻,日籍空姐和台籍空姐的碎念內容會聽起來不一樣。
 

破日文的日子也能熠熠發光

嚴厲把關的逃生指示要背到忘也忘不掉,但其他協助逃生的解說就可以用中文和英文完成,畢竟國際線的飛機上多少都有不諳日語的旅客,面對危急時刻,海外空服員的語言能力在這些旅客身上可以有很好的發揮。
 

回到機艙服務的場景,在每天機械式的日文對話中,需要向日本同事求救的時刻其實比想像中少,除了因為飲料品項實在有限以外,各式各樣來自乘客的需求,空服員其實都差不多摸透了,對方起個頭,我們通常就知道他想做什麼。
 

和日本空姐之間的公事溝通,也有台詞可循,但說到閒暇的聊天,其實只要把日文語助詞、認同語調和精選微笑掛嘴邊,與日籍同事開開心心度過好幾小時起跳的航程都不會是問題。

更多精彩報導,詳見《換日線》
※本文由換日線授權報導,未經同意禁止轉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