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球留遊學新聞

由學生提供心理扶助 法國大學生共度疫情難關

法國大學生須靠打工賺取學費和生活費者,不在少數。但由於疫情嚴重,法國政府於3月起決定封城,許多行業被迫關門,百業蕭條,大學生們頓失生計。除此之外,2020年9月入學的新生們,也因防疫措施造成的各項變動而不知所措,亟需協助。有鑑於此,法國總理卡斯泰(Jean Castex)於11月底宣布,政府將投入5千6百萬歐元預算,預計在2021年為大學生創造2萬個工作機會,負責處理文書工作、課業輔導、維護線上設備、心理諮詢等。


受疫情與封城影響  大學新生身心俱疲

卡斯泰總理的計畫,主要是由國家提供每個月400歐元的薪資,讓受疫情影響而無法打工的大學生們,可在4個月期間內獲得暫時收入。各地的大學生活服務中心(CROUS)也於2020年11月至隔年1月期間,招募1千6百名打工學生,在各地的大學城(cités universitaires)為17萬4千名學生服務。«世界報»分析,此政策其實延續了2018年《學生指導和成功法案》(Loi d'orientation et de réussite des étudiants,ORE)的方針,將原本3萬人的學生打工機會,擴大到5萬人,讓高年級學生在打工的同時,又輔導低年級學弟妹的各類問題,一舉兩得。

«世界報»就此措施,訪問了索邦大學(Sorbonne Université)地理系大三學生皮耶(26歲)。皮耶在學生健康服務中心服務,該中心負責接待孤立無援的大學生,並免費發送營養均衡的早餐給有需要的學生。他表示,自己只是學生,不是心理諮商師,但自己和其他學生聊聊一些難以啟齒的問題,如學業困難、經濟拮据,他覺得這種幫助他人的工作十分有意義。此外,他也組織工作坊,並透過瑜伽等方式,讓來訪學生放鬆心情,進一步融入大學生活。

除了政府的方案外,雷恩第一大學(Université de Rennes 1)也有自己的因應計劃。在該校就讀經濟系三年級的杜佳蓓(Inès Daougabel)說,自己在9月起便加入了學校的互助活動,負責回答問題、確認上課學習情況、準備期中考,幫助不少新生走出疫情陰霾。她發現,由於大學關閉,不少新生彼此之間不認識,自己便成為新生和學校間唯一的橋樑;許多老師也信任她,讓她轉交作業給其他學生,並傳授她相關教學方法。

副校長克拉貝(Marine Clabé)表示,在今年4月時,該校便預料到9月新入學的3千8百名學弟妹將面臨各種困難,因此在7月時,便招募300名學長姐為他們服務,沒想到最後居然招到了兩倍人數。每位學長姐負責輔導12名大一的學弟妹,透過遠距或實地遊戲、挑戰、參訪等,協助他們了解大學生活;年底時,學長姐們會齊聚一堂,討論有效的輔導方式,並檢討可改進的方法。學長姐的薪資為每月462歐元,每月工作45小時,換算下來時薪約為10.27歐元。與卡斯泰總理的方案不同的是,這些薪資的經費來源於「學生校園生活服務費」(CVEC),該費用由學生在註冊時繳交,每年約為92歐元。


提供學業與心理扶助  學長姐任重道遠

法國大學校長聯席會議(CPU)副主席、南特大學(Université de Nantes)前校長拉布(Olivier Laboux)表示,聯席會議一直強調學生在校內打工的重要性,畢竟這總比讓學生去送披薩更有意義。他認為,在校內打工不失為學習的一種形式,可有效提高學生的人際關係處理能力。杜佳蓓也認為,自己在與12名學弟妹相處的過程中,加強了團隊管理與衝突管理的能力。

但«世界報»也提醒,除了使學長姐幫助學弟妹外,大學也應盡快聘用專業心理諮商師。在美國大學,每1千5百名學生便有一名諮商師,在加拿大則每3千名學生便有一名,反觀法國大學每3萬名學生才有一名諮商師。在學生數達7萬5千人的索邦大學,醫務室主任雷尼耶(Christian Régnier)表示,經政府單位補助後,駐校諮商師人數可由4人增加到6人。

文章轉自:教育部電子報